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已执政10年被封中东之

2018-10-24 16:31:30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已执政10年 被封中东

环球杂志第8期封面

强人治下的土耳其

土耳其,跨欧亚大陆,扼黑海咽喉,中东经济大国,奥斯曼帝国的直接继承者。

过去几年,土耳其的崛起让人刮目相看。它创造了中东的“经济奇迹”,2002~2013年,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7%左右。在外交上,土耳其变得棱角鲜明,与昔日盟友以色列反目,与邻国叙利亚刀兵相见,多次明确对美国说不,俨然有中东和伊斯兰世界之势。

主导土耳其转变的,是已执政10年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这个以脾气火爆、作风强硬着称的政治家,被一些人称之为“新时期的苏丹”,甚至有媒体封他为“中东”。美国《时代》周刊曾将他评选为2011年年度人物。

但他大胆的外交举措,令不少邻国在敬畏之余也颇多警惕。而在国内,围绕着他的强硬作风和贪腐传闻,反对者不断走上街头,指斥他背叛了凯末尔主义,有独裁倾向,更会因贪腐保守将土耳其带入深渊。

他愤怒回应指责,撤换不听话的官员,一度封杀社交站。在不久前的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的他,认为民众站在自己一边,并翻开了土耳其的“历史新篇章”。他似乎大权在握,并希望继续大展雄图,但面临的却可能是一个撕裂的土耳其,在近的骚乱和冲突中,已至少有8人死亡,近30人受伤,街头运动仍在各地此起彼伏。

在中东,国内问题往往会外溢成地区乃至国际问题。土耳其的大国梦想,以及随之采取的大胆外交,不可避免地冲击到其他国家的政局,并随土耳其国内局势而剧烈波动。撕裂的土耳其,成为错综复杂的中东局势的新焦点和变数。[1][2][3][4][5]下一页尾页反腐背后的争斗

埃尔多安指控社交络谣言激化了土耳其局势。他说:“现在有种新的危害叫‘推特’。你可以在上面找到所有的谎言,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社交媒体才是整个社会面临的真正祸害。”

《环球》杂志/郑金发李铭戚燕凌(发自安卡拉)

“你们支持了你们的总理,我感谢你们……今天是新土耳其的胜利日,7700万人像兄弟一样团结在一起。”

3月30日,在夜风中,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对支持者发表激情演讲。

对现年60岁的埃尔多安来说,这是一场至关重要的胜利。过去一年,他可谓“丑闻缠身”。先是去年春天,盖齐公园拆迁事件,引爆全国性的反政府抗议示威;接着年底,又爆发针对政府的反贪风暴;今年2月,所谓贪腐录音的曝光,更将他推向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次选举,无疑是对这位政治强人去留的一次公开表决。埃尔多安显然赢得了胜利。他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在这次选举中获得46%的超高得票率,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首都安卡拉等49个省市都由执政党掌控。

在胜选的演讲中,埃尔多安说,选举结果打开了“历史新篇章”,他并且警告,他的政敌将为指责他和他的政党腐败而“付出代价”。

台下的支持者则以“土耳其以你为荣”等口号回应。

对这个已执掌土耳其政府超过10年的政治家而言,新的选举结果将帮助他摆脱丑闻、提升形象,并继续引领土耳其走向“复兴”,重圆昔日的大国梦想。

只是,他面临的似乎是一个更加分裂的土耳其,就在这次选举中,骚乱和冲突造成至少8人死亡,近30人受伤,而新的冲突仍在各地上演。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扑朔迷离的录音

2月24日深夜,一份据称是去年12月17日“埃尔多安和儿子比拉尔通话的录音”被上传到YouTube。

在这段录音中,两名男子商讨如何将几处住宅中的现金“减至零”。据称是比拉尔的男子说,大约3000万欧元(合4000多万美元)现金待处理。

疑似埃尔多安的声音说道:“你把那钱藏好没有?”

对方答:“藏好了,没问题。”

接着,前者又提醒:“那可是3000万(欧元)呢。”

对方答:“我知道的。”

……

中,疑似埃尔多安的声音还提醒对方,可能会遭到窃听、录音,尽可能地少通(电)话。

录音在上一经公开,立即在土耳其引起轩然大波,12小时内点击量突破120万次。土耳其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和民族行动党公开指责正义与发展党已经失去执政的合法性,应该立即下台。

对此,埃尔多安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录音完全失实,是不道德剪辑的产物。”2月25日,埃尔多安发表公开讲话,否认了上流传的“疑似”他和儿子“涉腐录音”的真实性,认为这是“针对他本人的一次卑鄙的人身攻击”。

埃尔多安说:“我一直对那些反对我的人说,公开所有你们掌握的所谓的对我不利的证据吧。于是,他们就炮制了这么一个伪造和拼接的通话录音并公布到上。”

但两天之后的2月26日,又有匿名者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录音。

在这段录音中,一名男子说:“不要收下,不管他对我们承诺什么,都应该做到。如果他没有做到,那就没有必要。”

另一个男子则回答说:“其他人都做得到,他为什么做不到?这可是一桩大生意。但是不用担心,他们会自动落入我们的手中的。”

反对派指责,这段录音是埃尔多安在“教导”儿子比拉尔如何受贿,即先不要接受一笔生意中的金钱贿赂,以待贿赂金额增加。

除了YouTube,近,推特、脸谱等社交站也有大量内容指责埃尔多安卷入腐败事件。

但在政府方面看来,所有这些录音和指控,没有一个可被证明是真实的。

埃尔多安还指控社交络谣言激化了土耳其局势。他说:“现在有种新的危害叫‘推特’。你可以在上面找到所有的谎言,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社交媒体才是整个社会面临的真正祸害。”

作为惩罚举动,3月21日,埃尔多安宣布“封杀”推特。尽管此举遭到西方和反对派的强烈抗议,但埃尔多安毫不退让地说:“我不在乎什么国际团体,我要让每个人都见证土耳其共和国的权力。”

但埃尔多安也不是没有麻烦,作为盟友的土耳其总统居尔就对此举表达了担忧,并说他“希望目前的(封杀)状况不会持续太久。”不久前,土耳其宪法法院也判决封禁违反宪法,4月4日土耳其解除了对推特的封禁。

突袭行动后的司法鏖战

在埃尔多安进行舆论保卫战同时,他领导的政府与司法部门摩擦不断。2013年12月17日,也就是YouTube上那段据称是埃尔多安和儿子通话的时候,土耳其执法部门启动了打击工程招标贪腐专项行动,矛头直指一些政府高层。

在这次突袭行动中,警方拘捕了包括经济部长恰拉扬之子和内政部长居莱尔之子在内的数十人,行动范围之广和涉案人员权位之高震惊全国。随后的12月21日,土耳其法院向涉嫌贪腐人员发布了正式逮捕令。

高官后代的背后自然是高官本人。在这场反腐风暴中,土耳其经济部长、内政部长、环境和城市化部长先后宣布辞职。不过,恰拉扬和居纳伊否认与受贿有任何关联。

土耳其媒体披露,警方在居纳伊的儿子巴勒什家中搜出超过100万美元现金。但居纳伊辩解说,儿子家中的巨额现金,只是出售一套豪华别墅所得。

恰拉扬在辞职声明中质疑反贪调查合的法性,称“调查明显是一场针对政府、执政党和国家的卑鄙行动。”他说:“我决定辞去经济部长一职,以挫败这场涉及我同事和儿子的龌龊阴谋,让真相大白。”

面对严峻的形势,12月25日,埃尔多安宣布改组内阁,任命了新的内政部长、经济部长和环境部长,并更换了欧盟事务部长等另外7名部长。

但埃尔多安同时认为,这次反腐调查“具有国际背景”,是土耳其国内外反政府势力的一次“政变图谋”,意在破坏国家经济稳定和他所领导的执政党形象。

他随即展开反击,2月21日,土耳其法官与检察官委员会决定,调离96名法官和检察官,其中包括5名主检察官。按照外电的说法,这些被调离岗位的司法人员,先前负责军方密谋反对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一案。

在当天访问欧洲的会上,埃尔多安宣称,“司法人员不应超越限定使命和职责,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他强调,“其他任何说法都是误传和谣传。”

2月22日,土耳其政府再次大规模调整警察队伍。仅首都安卡拉一地,就有470名警务人员被解职或调离岗位。

据土耳其媒体报道,被解职的官员,还包括了银行监管机构的负责人和两个部门负责人。在负责电子监视以及对电信业履行监管职责的电信管理局,有5名部门负责人被解职,而在土耳其国家电视台TRT,则有包括部门负责人和在内的12人遭到解职。此外政府还出台法规,要求司法机关展开任何反腐调查行动前,必须首先通知上级主管部门。

此举引发反对派的强烈不满,他们指责这种清洗方式将摧毁司法、警察和媒体机构的独立性。伊斯坦布尔卡迪尔哈斯大学国际关系学助理教授阿金云韦尔说:“这就像是对电脑重新格式化。他们正在改变整个系统和各个位置上的人员以保护政府。”

2月25日,在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首都安卡拉、爱琴海沿岸城市伊兹密尔、地中海城市安塔利亚等11个城市,数千名抗议者走上街头并高呼反政府口号。警方对抗议者使用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高压水枪,抗议者则用鞭炮和石块还击,有的人还在街道设置路障。

其实,近一年来,埃尔多安政府一直遭到城市民众的抗议。去年5月底,伊斯坦布尔市政府开始对塔克西姆广场实施大规模改造。根据计划,政府将拆毁广场附近的盖齐公园并在原址上修建购物中心和军营。

当地民众率先反对,随后多地爆发抗议示威活动,并引发示威民众同警察冲突。从伊斯坦布尔蔓延至全国67个省。警察与抗议者的冲突迄今已导致十多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约5000人被捕。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溢过边境的权力斗争?

对于外界的种种指控,埃尔多安一直予以强烈驳斥。他宣称,反腐败调查矛头所指并非他自己,也非他所在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而是这个国家,反对者意在阻止土耳其成为政治经济大国。

埃尔多安的辩护,被认为直指反对派软肋。自2013年接掌政权以来,埃尔多安励精图治,“政绩显着”:经济上,人均收入增长了3倍,经济规模在中东首屈一指;外交上,他对内镇压库尔德分离运动,对外强硬反对以色列和叙利亚,俨然是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2011年,美国《时代》周刊将其评选为年度人物。

在埃尔多安看来,如今正是土耳其重拾“大国梦想”的关键时期,也是他大展宏图的关键时期,但一些政敌却用各种手法对他进行抹黑和攻击。

在所有政敌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对手,是身居美国的跨国宗教和社会运动“服务运动”领导人费图拉赫居伦。居伦曾是埃尔多安的盟友,后来因政见不合分道扬镳。居伦崇尚世俗主义,据信在在土耳其警方和司法界有大批的追随者。

研究居伦运动的作家奈迪姆谢内尔说,12月17日的逮捕行动“总统不知情,总理不知情,甚至连伊斯坦布尔的警察局长也不知情,这是政府和居伦运动间权力斗争的阶段”。在他看来,居伦运动已俨然成为土耳其“国中之国”,“它今天有能力令政府陷入困境。它对警方、司法机构和媒体有影响力。”

这显然是作为政治强人的埃尔多安无法容忍的。在对内加强反击的同时,他更激烈抨击海外干涉,他说,土耳其一系列的反政府行为,发生在“我们努力使土耳其跻身世界前十位国家的行列之际……有些人努力使我们快速增长的经济停顿。这些人在国外……他们的势力延伸到我们国内。”

埃尔多安需要民意的支持,由此3月的全国性地方选举结果就变得至关重要。60岁的埃尔多安马不停蹄,奔波于各省,抱病发表演讲,寻求民众支持。在一天的演讲中,他已经嗓子嘶哑,一度发不出声音。

尽管一些城市精英阶层对埃尔多安多有不满,但大多数土耳其民众似乎仍是他的忠实拥护者,即使腐败丑闻也未能动摇。

土耳其商人奥斯曼就对《环球》杂志说,在正发党执政期间,埃尔多安政府建起了许多经济适用房,土耳其国家医院多了,医保条件好了,医疗环境好了,老百姓都可以到国家医院去看病了,看病花的钱也少了,所以许多土耳其民众把选票投给了正发党。

土耳其加齐大学学者穆罕默德阿基夫奥库尔说,“这次选举结果表明,涉嫌贪腐丑闻并没有给埃尔多安造成影响,他仍是土耳其的政治家。”

但麻烦可能并未走远,民族主义行动党主席巴赫切利则表示,选举胜利并不意味着埃尔多安政府可以洗清贪腐丑闻的指控,选举结果并不能取代司法审判。

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称赞埃尔多安在中东地区的“伟大领导能力”,但后者特立独行的个性以及强硬的作风,也让美国政界对他颇多指责。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政坛近波折不断,也不能说与美国一些人士的操弄毫无关系。

在国家关系错综复杂的中东,地区大国的国内政治斗争往往又会外溢至他国,从而引发地区的冲突。而在中东各国中,土耳其扼东西方交通要冲,也是中东经济大国,更在叙利亚、伊朗、巴以局势中扮演着积极的角色,影响着中东格局的走向。在埃尔多安领导下,土耳其改变了与以色列结盟的政策,在一些国际场合公开抨击以色列;埃尔多安甚至不愿追随美国制裁伊朗,曾飞赴德黑兰与伊朗高层商谈合作。

在叙利亚内战中,土耳其是叙反对派坚定的支持者,不少反对派武装以土耳其为前进基地,尽管土耳其官方也表示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完整,但几乎每次国内矛盾尖锐时,土耳其外交风格就会变得更加强硬,土叙边境就会发生激烈的摩擦。的一个例子,3月23日,土耳其军方在边境击落了一架叙利亚米格-23战斗机。

在叙利亚方面抗议土耳其“入侵”的同时,埃尔多安立刻就此事向土军方表示祝贺,他同时警告,如果叙战机继续“越境”,将受到土耳其更猛烈的报复。“如果你们侵犯我们的领空,我们的回应将更加猛烈。”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强拆公园引发动荡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有一个塔克西姆广场,这里有伊斯坦布尔热的商业街,也有世界上短的地铁,还是土耳其球迷心中的圣地。广场附近有一个盖齐公园,是一处重要的休闲区。

这里曾经是一座军营,后来被开辟成广场和公园。2012年底开始,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政府开始对塔克西姆广场实施大规模改造。根据计划,政府将拆毁广场附近的盖齐公园并在原址上修建购物中心和军营。

这项规划引发了众多市民的不满。2013年5月28日,一些人来到公园,用实际行动保卫这个伊斯坦布尔的“绿肺”。初,示威人群非常和平,只是静坐示威。

然而,5月31日,事件开始升级。当天,数万土耳其民众聚集在塔克西姆广场以及附近主要街道,抗议政府拆毁广场附近的盖齐公园。警察用催泪瓦斯、辣椒水和高压水炮驱散抗议民众,并建立隔离带阻止示威者进入盖齐公园。抗议者则用石块袭击警察,与警察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63名示威者被逮捕,12人受伤。

事态开始失控,土耳其国内反对埃尔多安的各派力量也联合起来,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蔓延到了首都安卡拉等全国67个省。

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到6月15日,当晚,土耳其政府动用了2000多名防暴警察对塔克西姆广场进行清场,采用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驱散数千示威者,平息了已持续19天的反政府示威抗议行动。

这场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引发了社会动荡,导致5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约两千人被捕,经济损失达上千万美元。尽管政府平息了抗议,但由此产生的社会裂痕导致反埃尔多安运动不断发酵。

(《环球》杂志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难解的民族差异

土耳其自1949年加入欧洲委员会以来,申请加入欧盟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但至今没有成功。

不少分析师说,欧洲人对于土耳其人的民族不认同也许是重要因素之一,而土耳其较强的经历实力,尤其是庞大的人口规模,更让欧洲对土耳其颇具戒心。一些土耳其领导人也指责欧盟存在种族偏见,把信奉伊斯兰教的他们排斥在外。

当然,除却感性因素,土耳其在诸如塞浦路斯、库尔德等问题上与西方不一致的立场,也使得土耳其与希腊等欧盟国家关系紧张,这自然让土耳其入盟变得更加艰难。

但近几年,土耳其经济总体表现不错,随着国力的显着增强,“大国梦想”也不断见诸报端,不少土耳其人则对欧盟的冷淡“由爱生恨”。在土耳其近的动荡中,欧洲保持了高度的关注,并也多次“提醒”埃尔多安,以“公开和公正的方式”处理相关问题,从而成为合格的入盟候选国。这也遭致土耳其官方的不满。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就曾公开回应说:“欧盟到底是一个一视同仁的文明联盟,还是一个基督教的俱乐部?如果是前者,那么土耳其愿意参加;如果是后者,那么就别再浪费双方的时间了。”

“突厥”与欧洲打交道近千年,或许相互认同再需千年。

原标题: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已执政10年被封中东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首页前一页[13][14][15][16][17][18]

绿城玉兰花园
电解电容厂家直销
回收电子元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