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唱吧爆红背后如何避免盛极而衰不做网络秀场

2019-06-08 20:5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痛经快速止痛的小妙招
月经后期发黑吃什么调理
痛经量多是什么原因

【编者按】还记得那些爆红的APP吗?它们中有很多已如流星划过夜空。单一的产品,要想活得有滋有味,难。我们将推出APP爆红后系列,推出登场的是唱吧,看陈华如何用沙盘演绎封堵对手、半只脚踏进娱乐圈、与巨头保持“紧密关系”,一切皆为避免盛极而衰。此后我们将会持续推出去年火的APP系列之啪啪、陌陌,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唱吧创始人陈华 用沙盘演绎封堵对手、半只脚踏进娱乐圈、与巨头保持“亲密”关系,陈华所做的一切皆为避免唱吧盛极而衰

文_本刊 伏昕 _杨婧 摄影_邓攀

唱吧APP于去年5月31日正式推出。一回,腾讯副总裁、负责人张小龙去理发,发现理发师在玩唱吧。见面时他问陈华,没见唱吧打广告,用什么方式覆盖到这类用户呢?陈华回复,“用产品形态实现病毒式传播”。在“中国移动互联元年”的2012年,唱吧成为一款千万用户级的工具类社交应用。

这是唱吧首次对外公布用户数据,2012年8月份过1000万用户,11月过3000万用户。陈华说,唱吧现在在向亿级用户量迈进

自称“KTV”的制造者——唱吧CEO陈华其实既不时尚,也不爱K歌。他穿着条纹衬衫、牛仔裤,个头不高。拍照时他略带羞涩地抓起一台用户赠送的立式麦克风。但这些并不妨碍他在34岁时做出屌爆一时的K歌软件。作为一位互联老兵,陈拥有大公司经验,曾就职于微软亚洲研究院和阿里巴巴搜索研发部门,也在PC时代创立过从事旅游搜索业务的酷讯。和陌陌创始人唐岩、啪啪创始人一样,陈华也是能够迅速找到用户需求的创业者。

如今,移动互联的创业环境今非昔比,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甚至360这样的预备役巨头都布局移动端入口,留给陈华们的空间越来越少。不仅如此,更大的压力来自于无形:如何不被用户所遗弃,成为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品”,克服抛物线式的产品周期,几乎是移动时代产品开发者面临的“天问”。

一款APP会到达怎样的彼岸,如何到达,现在可能连陈华们也还没有一个完整而清晰的路线图。陈华承认,唱吧的许多动作都是边做边想的,“我们过100万用户的时候就在想过1000万怎么办,必须要有一个产品结构去容纳这么多人,否则用户就跑掉了。”

现在唱吧的用户数量达到数千万,每天活跃用户约有几百万。而陈华仍在“边走边唱”。

危险的时刻

陈华并不认为现在是唱吧危险的时刻,真正的危险是去年8月。

当时,市场上一下子冒出了七八个竞争对手,每一个来头都不小:创新工场投资、李开复力挺一款名为爱唱的应用,小米推出K歌应用米吧,李学凌的YY做了个微唱,人人推出人人爱唱,9158也推出了类似的K歌产品。

这样的现象再正常不过。在移动时代,一款应用爆红,各路追随者必然尾随而至。对唱吧来说,挨过15个月的隧道期,却随时可能被新对手们干掉,“那是唱吧危险的时候。”陈华对《中国企业家》说道。当时唱吧用户仅有数百万,还没有站稳脚跟,假如竞争对手在某个功能上有特别大的创新或者特别强力的推广,用户就极有可能抛弃唱吧,转投新APP。

当时,陈华与工程师们在简陋的办公室里进行沙盘演绎,“如果我是竞争对手,打死唱吧,需要几个步骤?”他们反复讨论的结果是:增加七八个唱吧还没有来得及做的新功能。

陈华面临两难选择。唱吧上线前四个月,用户体验上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Android系统的唱吧应用常常出现闪退的现象,也有用户投诉出现声音和伴奏对不齐问题,友们针对这些问题发帖吐槽,骂得厉害。是满足用户需求改善体验,还是走在用户和其它产品之前增加新功能?彼时,唱吧的团队规模只有11人,现在也只有30余人,只能做好一件事。陈华选择了后者:“如果一开始全力去解决质量问题,稳定是稳定了,但人家开发出新功能后,用户全跑了,损失更大。我宁可不去改闪退也要去做新功能,等他们打不了我了,我再去搞内部的问题。”

推演结束,重建堡垒。当年9月,陈华团队在唱吧上增加了合唱功能。果不其然,几天之后竞争对手产品中也有这项功能。熟悉移动互联开发的人都知道,的审查是有周期的,如果陈华不是提前一两个月想到要开发这个功能,别的产品可能就捷足先登了。

2012年11月唱吧用户量突破3000万时,陈华才算松了一口气。之后,团队才花几个月时间解决产品稳定性问题。庆幸的是,陈华没有选择错,终许多模仿者的用户规模只有唱吧几十分之一,像YY类似的产品微唱,还是下线。

唱吧发展节点回顾 唱吧

病毒式传播

在移动时代,一个产品只有病毒式的传播机制,才能快速覆盖大批移动用户。唱吧团队首先找到亚洲用户的刚性需求(K歌是亚洲人娱乐文化的重要方式),用榜单的机制激发参与度,同时,制定好游戏规则——凡是要上榜的用户必须拉新朋友进来,必须有足够的粉丝;其次,要把分享功能做到极其强大,现在唱吧用户可以把作品分享到群、空间、新浪微博、、朋友圈、腾讯微博、人人、短信。

陈华认为,唱吧的工具属性是K歌,几千万用户中大部分都是为了使用K歌功能,但也有几百万用户是为了成名来打榜。用户大多是20岁上下、爱漂亮、消费能力强,有明星梦的女孩儿,她们不仅努力唱歌还会努力拉粉丝。唱吧开始迅速传播靠的是这个群体,而她们也是支持唱吧发展的核心动力。唱吧要做的是上的“超女”大赛,通过比赛、打榜不断激活这些核心用户成名的需求,让用户在不断的晋级中寻找到成就感。

投资过许多APP开发团队的戈壁投资童玮亮对《中国企业家》说,纯单机工具类应用可替代性很强,只有用户之间产生关系形成社区,用户用工具产生的内容存在云端,黏性才会增强。唱吧、陌陌、啪啪这类工具类软件都是工具与社交相结合的产品。

做社区必须解决大V与草根用户之间的关系。歌手韩红、演员王珞丹、主持人李晨、王冠、吴佩慈等在唱吧里发布自己的K歌作品给唱吧带来不少人气,但陈华对于这类类似于微博“大V用户”的作用相对谨慎。

直到唱吧一周年才增加转发功能,这种转发有别于新浪微博:任何人可以转发别人的作品,但无法对转发行为评论,必须回到原始歌曲发布者处评论。新浪微博的教训是,随意转发导致越来越多的用户不愿意写原创了。比如李开复在新浪微博转了陈华的帖子,所有的粉丝都在李开复微博评论聊天,但唱吧希望将流量导回到原创帖。

在唱吧社区里,歌者一定要比星探地位高。转发多的人可以扮演类似“星探”的角色,替别人发现好听的声音,否则唱歌的人就越来越少。陈华认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社区更加扁平化,打散、打散、再打散,杜绝新浪微博里集中转发大号现象。

“扁平化的结果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粉丝,越扁平我们能容纳的明星就越多,如果所有人都只关注那一两百个人,肯定不好玩了,社区的质量就会下降。”陈华认为,越扁平用户规模越大,容纳的用户量越大。

在用户量到达千万数量级后,唱吧团队将上传作品列表修改为显示附近新上传作品,基于位置均匀打散了每个人的曝光度,让更多新用户增加曝光机会。“位置是的打散方法”,陈华认为这也一直是陌陌比较扁平化的原因。

永不停播的超级女声

做唱吧后的陈华变得开心和轻松许多,“以前做电商多苦啊,现在起码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他努力在为唱吧打造一条音乐产业链。

近一年来,陈华经常全国各地跑,把通过唱吧打榜选出来的选手送到中国好声音、梦之声、强音等娱乐节目。近刚参加完高考的唱吧红人“千变花花”给陈华:“有没有再上电视的机会?”这孩子曾是唱吧上火的歌手之一,年初陈华曾带她去的《天天向上》,与欧弟等台湾艺人同台演唱。唱吧上一名叫做杨姣的民乐系女生现已有100万粉丝,每首歌都有上万次试听、上万个礼物以及数百条评论。追随她的辣椒团有8个群之多。去年陈华帮她参加羽泉圣诞演唱会并与羽泉同台演唱。

“我就是在做造星平台,并且是永不停播的超级女声,天天都能玩。只不过我们的平台还赶不上电视的大众影响力,但我觉得再过几年,唱吧上的明星就跟传统明星一样了。”现在唱吧上有人出唱片,有人开演唱会,出场费数万元。

2012年8月唱吧用户量突破千万后遭遇瓶颈,打榜吸引力下降,一些老用户流失,新用户量爬坡缓慢。团队研究发现用户数量达到千万级后,仅有一个全国榜单已经不够用。绝大多数用户因上不了榜单,成就感和满意度会下降,甚至会选择一些小的K歌应用来找回成就感。唱吧很快推出了城市榜,用分地区榜的方式把用户打散。现在唱吧已经有三四百个城市榜单。

其实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里是不需要全国明星的,在当地出名已经足够了,当地的粉丝群会形成互动,也可以唱当地的一种剧种,或者当地语言的歌曲。这样循环迭代的效果挡住了新出的小应用。因为当一个用户通过城市榜再上全国榜的时候,他会发现有暴涨的粉丝群,这是其它平台给不了的聚集效应。

陈华并没有研究过心理学,他过去的创业比如搜索、团购等都与社交完全无关。他也很少唱K,他在KTV经常唱的一首歌是《同桌的你》。但自从做了唱吧之后,他实际上已经在慢慢学习揣摩用户的心理,他打开给我看唱吧上受欢迎的选手,“你看这个有点伪娘,但是很多用户就是喜欢他。”

寻找用户感觉的同时,陈华必须在赚钱和保证公平性之间找到平衡点。

用户层层打榜过程也衍生了唱吧的一种盈利模式——虚拟物品。但当打榜模式过于激烈后,进入一种怪圈——僵尸号泛滥,淘宝上几千卖家卖唱吧的“花”,机器注册的“僵尸”账号被封后,又出现手工注册的。唱吧工作人员把国榜里的歌曲一首一首听过来,看哪些形似刷榜的,甚至半夜批量封几万个账号。为了打击刷榜,他们不得不给榜单排名制定几十个参数,不断地修改程序换算法。

唱吧要做一个干净的社区,“为什么大家来到唱吧,是因为大家认为唱吧是一个能发现好声音的地方,如果说有人刷花有人刷榜,公平性就没了,对用户的吸引是下降的,产品的生命力就下降了,这是一定要平衡的。”

尽管唱吧近增加了视频的功能,但陈华认为唱吧必须维持干净、正面、阳光的品牌形象,不允许任何色情的东西,让别人觉得一个邻家小女孩使用唱吧且能上榜是值得骄傲的,而不是听说她在络秀场上表演,觉得怪怪的。

如果腾讯做类唱吧产品

当用户群体积累起来后,商业化并非难事。除了陈华之外,商家和巨头也在试图挖掘唱吧用户的价值。

O2O火的时代里,唱吧用户的价值首先被KTV所发现。今年5月31日唱吧一周年之际,线下110家KTV联合唱吧搞“麦霸节”活动——手持唱吧APP,免两小时包房费,效果不错,不少KTV因此爆满了。陈华称,本质上这类活动是唱吧将自己的用户导给KTV,对于KTV来说用户会产生额外消费费用,有些喜欢唱歌的人还会办会员卡,因此KTV很喜欢。

除此之外,高姿、丰田、通用等品牌公司也找到唱吧,希望来冠名合作歌唱比赛。起初陈华以为,这种演唱企业宣传曲的活动有些过度商业化,有些排斥。但后来发现有些知名品牌的奖品激励,并没有削减用户积极性。唱吧上那些排行前几十的大号都很热情参与。而这样一场冠名合作就可以产生几十万的广告收入。

陈华一直在顺势而为,他并不怵巨头,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拥抱巨头。比如,唱吧从来不支持用户在唱吧上注册账号,而是只能用新浪微博、帐号以及人人帐号登录。

这是一次互相拥抱的过程。在唱吧上线不久后,团队就用自己的官方微博账号推广唱吧。唱吧与、阿里巴巴、新浪也有合作。在唱吧上线一周年时,新浪微博免费给了唱吧一整天的通栏广告。而陈华知道,能够得到巨头支持原因在于唱吧也给他们带来用户和流量,“我们能提供很好的内容,很多小白用户喜欢唱歌这种表达方式,他们转发到微博、空间及朋友圈,跟粉丝互动,增加了黏性。唱吧现在微博分享量很大。”

如果腾讯做一个唱吧怎么办?陈华认为这种可能性并未消除,因为腾讯太大了,不知道哪个部门会这么做。他觉得担心也没用,关键是能不能一直做出新的东西,建新的堡垒,能不能留住用户。

“大公司不见得那么可怕,不见得愿意集中力量跟你打架,”陈华认为专注是小公司的优势,“我们到现在就这一个产品,很多人都说你们还会做别的吧?不做,就这一个。”陈华已经关掉了之前开发的淘。

对于大买家收购,陈华坦然。“对我来说没有必要在一个事情上做几十年。我今天把唱吧做好,有大笔收入,能上市,或者能并入一个更大的平台,都是好事情,不见得我这一辈子都只做这一个产品。”

“你看看,”他说,“这边说退休,那边就开始做新的活儿了。”

(实习生杨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集贸市场和废旧收购专项治理成效显著_3

犍为:努力创建“和谐企业”_1

县工商局荣获全国工商行政管理系统先进集体_1

集贸市场和废旧收购专项治理成效显著_3
犍为:努力创建“和谐企业”_1
县工商局荣获全国工商行政管理系统先进集体_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