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18岁女孩流水线搬刀片赚生活费提父亲病重

2018-10-28 12:19:00

18岁女孩流水线搬刀片赚生活费 提父亲病重落泪

在流水线前哭泣的小姑娘。吴崇远 摄

见到朱俊霏是在缙云县的一家园林工具厂,正在流水线上磨剪刀,胳膊上甚至脸上都是黑色的油泥痕迹。18岁的小姑娘,已经用瘦瘦小小的肩膀扛起自己的未来,和自己家庭的未来。

俊霏是个很美的名字,但是生活给予她的却是坎坷多于美好,缙云县关工委的工作人员是这么说的:这个女孩的父亲早年中风,后来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已经做了心脏手术,有点残疾,没工作能力。她家来申请助学金很多次了。小姑娘现在在新碧街道一家园林工具厂里打工,干一些粗活,很辛苦,也很努力。

每天在流水线上搬刀片赚76.5元

想省钱时,就用两个馒头解决晚饭

缙云县新碧街道的水磨车间内,空气中都是燥热感。朱俊霏和其他五六个工人正在流水线前工作。她手上带着一副厚实的毛线手套,就像冬季冷的时候,我们才会带出门的厚手套,手臂上和小腿上到处都是黑印子,这些黑印子在擦汗时,又蹭到了她的脸上、脖子上。

她的工作是把刀片从流水线上拿下来,放进大铁皮箱,再给刀片涂润滑油。每只箱子有3层刀片,每层约有300片,一般工友的箱子里放4层刀片,我搬不动,就放少点。那天下午4点钟,她已经搬了7箱刀片。

她在这条流水线边已经搬了一个多月刀片。每小时9元钱工资,一天工作8个半小时,能赚76.5元,一个月下来能有2000多元钱的结余,我算算,大学个学期的生活费能解决了。 朱俊霏心里的账本清清楚楚。

每天早上6点40分起床,去早点摊花2元买一个菜饼一杯豆浆,7点30分准时上班。中午花6元吃食堂。单位食堂吃晚饭,必须一次性付一个月的晚餐费,我有时要回家,不会天天在单位。而且有时候吃两个馒头就能解决晚饭了,比食堂便宜多了,就索性不在单位吃啦。

有时厂里还要加班,晚上9点才下班,住厂里方便,能多赚点加班费。宿舍是简易的水泥平房,住着朱俊霏和另外两位同事,三张高低铺占了一半空间,剩下的一半是仓库,椅子桌子堆成了山。那堆桌子里有老鼠,前两天就有一只老鼠爬到我床上来,吓死了。

全家靠妈妈每月1800元的工资生活

说起爸爸的身体,女孩的眼泪掉了下来

以前,朱俊霏家的生活算不上富裕,但也过得去。我十岁那年,爸爸到缙云县城卖菜籽,突然在街上中风晕倒了,好心人帮忙把我爸送到医院抢救。说自己打工生活时候笑嘻嘻的小姑娘,说起爸爸就红了眼睛,大滴大滴掉眼泪,做检查还被查出了有很严重的心脏病。2007年,他做了心脏手术,现在病情又在不断加重,血液常常会倒流进心脏,虽然药量在增大,但也快要控制不住了余下的话,哽咽在了喉咙里。

朱俊霏下班后,在的要求下回到十几公里外的家里。家里的房子还是朱俊霏爸爸身体还好时造的两层砖瓦小楼,外墙上尽是裸露的砖块。木质门窗也老得没了油漆。

门边的小木桌,摆满了朱俊霏爸爸服用的各种药物。家里所有的家具有了年头,有一台双门电冰箱特别显眼,电冰箱原来是奶奶的,后来奶奶去世,就搬到我家了。朱俊霏说。

爸爸中风残疾后,妈妈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在一家电动车配件厂里打零工,经常要上夜班,但工资还没我多,只有1800元。朱俊霏对家里的账面非常清楚,我爸的药费,我妈颈椎增生的药费,加起来要800多元,每个月柴米油盐三四百元,还有我跟弟弟的生活费,我们争取不欠债。

她想选韩语专业

又怕打工和学业无法兼顾

高中时,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平时模拟成绩大概能超过二本线30分,我想考会计专业,姑妈说,工作稳定,收入也还行。

但朱俊霏发挥失常,只考了478分,离二本线差7分。她想填浙江外国语学院的韩语专业。是对韩剧着迷吗?她的回答让大吃一惊。我对韩语一窍不通,只知道欧巴,还是同学告诉我的。小朱说,她的表姐今年也高考,报的就是浙江外国语学院,想以后能有个照应,小朱选择和姐姐读同一所学校。我想,或许,以后能做一名翻译?

但朱俊霏填志愿的时候很犹豫。一年的学费要一万二,我们到处借钱,凑到一万多。但表姐说,读外语也有些额外的花费,学业也比较重。我怕打工时间太长会耽误学习,或者打工赚来的钱不够付生活费。也许会报一个远一点的学校,可以学习、赚钱两不误。

桶装水吸水器
中海云麓世家
君悦蓝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